雷狮今天有船了吗

吃的cp一般可逆。随缘更新。

【叶周叶】鸟冢7

死亡万花筒pa
cp为叶修/周泽楷。斜线无意义。文中叶秋是假名。
故事背景来自小说《鸟冢》,作者黄孝阳。没有任何不尊重原作的意思!如有任何不妥立即删文。




外面淅淅沥沥的雨声在暗室里听来模糊不清,混杂着低低的话语声传入叶修耳中。叶修尝试着分辨它们,然而环境原因,他并不能够捕捉到准确的字音。而且狭小的暗室里,两人的呼吸声才是听来最分明的。

 
『这塑像隔音不错啊。』叶修尝试无果索性放弃了,低头盯着黑漆漆的底部不着边际地想。

 
周泽楷用手臂撑在叶修头侧,努力支起上半身避免和叶修的过多接触。但暗室里就这么点地方,两人的腿不得不交错在一处,腿上传来的不属于自己的体温令周泽楷感到很不自在。他别开视线不去注视叶修,暗室里的黑暗很好的掩饰了他的小动作。

 
在周泽楷快撑不住的时候,叶修突然抬头看着他悄悄说:“好像没什么动静了?”

 
许是叶修注意到了他的不自在,说话时刻意控制了方向,周泽楷只感觉到一点微小的气流,几乎可以忽略。周泽楷抿抿嘴,弯起一点好看的弧度。『前辈真的是很细心了。』他这么想道。

 
周泽楷细听,确实是没有动静了,连雨声也减弱不少。

 
“出去看看?”他提议。

 
叶修点了点头,伸手推开了暗室的门。

 
确实没什么了,庙里一片寂静,除了他们俩再没有别的活物。外面雨已经停了。

 
周泽楷甩了甩酸麻的手臂,叶修伸展着腰。他们毕竟是两个成年人,挤在一个狭小的空间不难受是不可能的。

 
活动完僵硬的肢体,两人原路返回了木屋,小心地没有惊动别人。

 
雨淋湿的衣物已经被两人的体温烘得半干,但黏在身上还是让人不舒服。进屋后,叶修的目光扫了一圈,最后落在一直没什么存在感的衣柜上。

 
他打开了衣柜,不太惊奇地发现了换洗的衣物。

 
“哟,还挺周到。”叶修嗤笑一声,招招手示意周泽楷来看看有没有能穿的衣服。周泽楷清理了两人鞋底的污泥后站起身来走向叶修那边,伸手翻翻那堆衣物,拣了两件出来。

 
叶修也抓了两件能穿的进卫生间去了。毕竟被雨浇了一路,还是要冲个澡的。外间周泽楷检查了衣柜的角角落落,没发现什么。

 
『衣服,应该不是触发条件。』回想了一下这扇门的情况,周泽楷放下心。

 
叶修很快就出来了,一手拿着毛巾擦头发,一手提着换下的衣物。四处看了看,还是丢在了沙发上。

 
周泽楷带着衣服进去了。叶修靠墙擦着头发,有一下没一下,心不在焉的。

 
『该来了吧。』他思忖着。

 
门被叩响了。

 
叶修闻声抬起了头,眼中飞快滑过什么情绪。


他上前打开了门。

 
门外路贾上下打量着他:“你们怎么回事,先前敲门没人应啊。”他的目光扫遍了叶修,带着一点怀疑的意味。

 
 
先前?大概是他们上山的时候了。

 
叶修笑了笑,拖长音说:“刚才——”

 
话音被周泽楷的开门声打断了。周泽楷换好了衣服从卫生间出来,手里拎着之前的衣物向沙发走去,冷不防看见门口杵着的两个人都盯着这边,不由停住了脚步。
 

 
“呃……怎么了?”他有点局促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 
叶修笑着说:“路贾问我们之前怎么不开门。”

 
叶修没什么心理负担地把问题踢给了周泽楷。

 

“啊?嗯……”周泽楷猝不及防被被这个难以回答的问题糊了一脸,含糊其辞,脑中飞快运转着。

  
去了山上的事情一定不能说,否则他们也不用遮遮掩掩的。但情急之下哪有什么借口能用来糊弄路贾呢?

   
周泽楷那边语焉不详,路贾又把探询的眼神转回叶修。叶修笑得一脸高深莫测,内心也在飞快思考对策。

  
该怎么糊弄他?
 

   
路贾见两个人都不吭声,目光在他们俩间转了几个来回。触及到换下的衣物和两人带着水汽的头发,路贾也不知道是明白了什么,目光带了些不可思议。

  
“你们……嗯……”路贾有点艰难的开口。欲言又止。

 
“算了,快点收拾收拾下去吧。雨停了。”路贾转身就走,放弃了之前的问题。

  
叶修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,也懒得去关心。但他留意到了路贾临走前向地下的一瞥。

  
是两人的鞋。

 
『小周很谨慎啊。』叶修看着干净的鞋想道。

 
周泽楷已经收了刚刚的无措,走到叶修身边问:“没事了?”

 
“嗯。也不知道他刚刚想到了什么。不过应该是没什么事了。”叶修收起了笑。“走吧,要出去了。”

  
“好。”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失踪人口诈尸。短小一更。

【叶周叶】鸟冢6

死亡万花筒pa
cp为叶修/周泽楷。斜线无意义。文中叶秋是假名。
故事背景来自小说《鸟冢》,作者黄孝阳。没有任何不尊重原作的意思!如有任何不妥立即删文。





第二天,走廊尽头有三个人被发现死亡。现场十分混乱,到处是飞溅的血迹。一具尸体被砍下了头,另外两具腹部有被贯穿的伤口。而在尸体旁边,是一些金银,估计是那座老房子里的。令人不寒而栗的是,财宝上没有沾染血迹,明显是在行凶之后放上去的。

看过凶案现场,没人有什么食欲。大家只是坐在大厅里讨论下一步该如何进行。因为死了人,讨论不太能进行得下去。

“怎么办!!!有,有人死了啊!!!”一个同样是新手的男人见到那仿佛人间地狱的场景,崩溃地大喊,“我们能活吗!!”

“所以说新人就是不好带。”路贾旁边的女生小声嘀咕了一句,语气有点不耐烦,神情冷漠。周泽楷看了她一眼,但没说什么。

尽管已经有了心理准备,周泽楷还是不太能接受别人的死亡。他现在感觉很不舒服。

叶修看起来也没有很坦然,微微蹙起眉,像是在思考什么。

最终还是路贾说:“人已经死了,当务之急是找到钥匙和门。”

听了他的话,哭叫声才略微收敛了些,大家终于把心思转到了正事上。最终,他们决定再去那个房子里转转。

然而在他们要出门的时候,外面下起了瓢泼大雨。

“靠,搞什么。”有人已经不满地骂出声了。

“找找有伞没有。”叶修开口道。

然而,翻遍了整个屋子,他们也没能找出能遮雨的东西。

“算了算了,雨停了再去吧。”先前小声嘀咕的那个女生见状,放弃了出门的打算。还没等其他人做出什么反应,她人已经走了。

有了她带头,其他人也没什么出去的念头了,各自散了回屋等待雨停。

叶修和周泽楷回屋后,叶修推开窗子,把手伸出窗外估量雨的大小。

“啧,还真不小。”叶修甩甩手上的雨水,收回了手。

然后他转向周泽楷,微微挑起眉:“小周,出去不?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鸟冢的故事发生在雨天。雨天可能是一个触发条件。”

周泽楷想了想觉得他说的有道理,同意了。

二人轻手轻脚地出了房门。临走时周泽楷无意向走廊里瞥了一眼,然后他发现一件事情。

“尸体!”周泽楷伸手拽住了叶修的袖子,语气居然有点惊恐的意味。

叶修回头一看,走廊尽头的尸体竟是消失了!唯有墙上地上残留的红黑色血迹证明昨晚的惨案。

“门里什么都不奇怪。”叶修转回头安慰周泽楷,“走吧,办正事。”

雨天的山路很不好走,泥泞湿滑。叶修几次几乎滑倒,还好周泽楷眼疾手快扶住了他。

“谢谢啊。”叶修冲周泽楷笑了笑。雨雾迷蒙中,那个笑尤为柔和。周泽楷在记忆中描摹下了那个笑,尽管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。

当他们到达山顶的老房子后,还未进门,就看到了一个人影坐在供案上。周泽楷绷紧了全身的肌肉,防备着意外发生。

“隐藏副本啊。”叶修在身旁低声说。

周泽楷本来还有点紧张,被他这么一说,那点紧张感消散全无。周泽楷甚至还接了一句:“拿首杀。”

叶修与他对视了一眼,两个人都笑了。

“走走走,这雨真大。”叶修拉住周泽楷跑了进去。这动静吸引了桌上的人。桌上的人抬头打量着他们。

桌上人尖喙细脖身披氅衣,模样很是古怪。感觉和周泽楷前几日见到的枝上鸟差不多。果然,定定的看了他们一会,桌上的人扯出了那个神似枝上鸟的怪异笑容。

周泽楷反手握住叶修,拉着他后退了一步。桌上人的笑扩大了几分。

“砍柴人……?”周泽楷问。
桌上人点了点头,张大了嘴。他果然没有舌头。

砍柴人跳下桌,走到他们两人跟前,用手指蘸着外面的雨水在地面上写着什么,却突然抬起头望向了茫茫雨幕。

他猛然向塑像方向推了周泽楷一把。周泽楷一个踉跄差点摔倒。但砍柴人看起来很着急的样子。叶修拽着周泽楷跑到了塑像后边。

周泽楷看着叶修对塑像上下其手内心有点微妙。

叶修专心致志地摸着塑像。不知碰到了哪里,塑像后面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暗室。

“快,进来!”叶修对周泽楷招招手,自己率先钻了进去。周泽楷看着不大的地方有点为难。叶修看他犹豫,探出身子来一把把他抓了过来,然后关闭了暗室。

暗室闭合的瞬间,门口似乎是有人进来了。叶修和周泽楷顾不得调整位置,都安静下来不再动作。

然而暗室的空间实在太狭小了,两人的身躯不可避免的有着大面积的接触。周泽楷感受到胳臂和腿上传递来的不属于自己的温度,脸上微微有点发烫。

还好这么暗,前辈看不见。周泽楷想。然后他发现叶修的侧脸离他不过几尺,他感觉脸上的温度更高了。

叶修与人这么大面积接触,也不太自在。他专心于外面的动静,尽力忽略周泽楷。但周泽楷的脸离他很近,他能感觉到周泽楷呼吸带起来的湿热气流扑在他的脖子附近。

这感觉不太妙啊。他想。

——————
开学前一晚的更新。

【叶周叶】鸟冢5

死亡万花筒pa
cp为叶修/周泽楷。斜线无意义。文中叶秋是假名。
故事背景来自小说《鸟冢》,作者黄孝阳。没有任何不尊重原作的意思!如有任何不妥立即删文。











   下午,一群人上了山。山上果然有一间老房子,不知何年何月建造,墙体都是巨大的石头,上面覆盖着几寸厚的青苔。鸟在屋上做巢,蜘蛛在檐角之间编织迷宫。屋子正厅供有一尊真人高的菩萨,因为岁月的烟熏火燎,已辨不清材质。菩萨的样子有点怪,
不是通常的那种法相庄严。*果然,菩萨的头不见了。

但其他人的关注点显然不在菩萨身上,而是在地上。不知为何,菩萨附近的地面随意散落着金银珠宝,迤逦一地无人收拾,此情此景在这破落房子里显得尤为怪异,但其他人好像没有发觉。周泽楷随意瞟了一眼,目光就滑开了。比起来路不明的钱财,他更想知道这座庙里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。他专心观察着屋内的环境,没看到叶修打量他的眼神。

  这份心性倒是不错。叶修扫了几眼就收回了视线,没让周泽楷察觉。周泽楷对财富毫不在意的样子又为他赢得了几分叶修的认同,不过他本人并不知情就是了。叶修的目光又在其他人身上一一滑过,果不其然看到了几双贪婪的眼睛。还有些人虽然有些掩饰的意味,但叶修又如何不明白他们心中所想。相比起来,周泽楷那种毫不在意的倒是异类。

  这边周泽楷环视一圈也没发现点什么,他的目光又落回那堆财宝上。突然,他想起来点什么。

“那个故事……?”周泽楷压低声音问身边的叶修。因为在场人太多,他语焉不详,但他知道叶修能懂他的意思。

“对。不能动。”叶修简洁的回答了他。周泽楷轻轻点了下头表示明白。看来这就是纸条的意思了。

“门里的东西……可以带出去吗?”一个男声发问。显然,这问题是冲着地上的东西去的。

  没人回答。显然众人各怀心思。

  “咳,不然我们散开四处查查有什么线索?”最终路贾轻咳一声,叉开了话题。至于到底散开是为了线索还是为了别的什么……谁知道呢?

  散开后叶修和周泽楷在庙里转了转,没什么收获。二人就出了老房子,在外面四处找找。故事中提到了鸟冢,结合故事内容,想必那地方离这房子不远。

  果然,房子后面不远处,凸起一个巨大的坟墓,上面堆积了无数只有着金属光泽的鸟的尸骨。几只眼珠乌黑、羽毛发黄的鸟正在上面缓慢地跳。*

  “这就是鸟冢了吧。”叶修绕墓转了几圈,轻声说,“那砍柴人……在哪?”

周泽楷一惊。故事里的砍柴人,不正是葬在这里吗?前辈的意思……他还活着?!

“走,再回去看看。”还没等周泽楷理出头绪,叶修已经转身走了。周泽楷连忙迈开长腿跟了上去。

回到庙里,叶修仔细绕着菩萨像观察,最后在供桌前站定。周泽楷循着他的目光看去,供桌上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。看这房子破旧,塑像脏污,这供桌倒是比较干净……等等,供桌比较干净?!

周泽楷的视线沿桌面一寸寸扫过。果然,这供桌挺干净的。上面几乎无甚灰尘,像是有人常擦过。但是这破庙里还会有谁呢?结合叶修刚刚的自言自语,周泽楷瞬时反应过来:砍柴人!

周泽楷不禁把目光投向了叶修。叶修注意到他眼中的疑问,开口道:“想到什么了,小周?”

“……砍柴人,在这里。”周泽楷谨慎地环视了一圈,确定没人注意他们,才轻声道。

  观察力和思维能力都很不错啊。叶修心里暗暗下了结论。他打算回去之后查查周泽楷。若是没什么问题,便是要召为己用了。

“对。小周很厉害嘛。”叶修轻轻的笑了下。

周泽楷没料到他的回答竟然是这样的,不自觉露出几分诧异,耳朵尖尖却是悄悄红了。这是被前辈,夸奖了……?

叶修瞧着周泽楷的反应,暗暗好笑,面上却没表现出来。这实诚孩子面皮这么薄,万一被吓跑了怎么办。

正在这时,路贾见天色已是不早,唯恐天黑前回不到村子,招呼众人下山。被他这么一吆喝,叶修和周泽楷二人间的不知名气氛也是消散了个干净。临走前,叶修瞥见了几个人自以为隐秘的动作,暗自摇摇头。人家自己作死,他也拦不住啊。

众人在大厅里交换了信息,匆匆吃过饭,就各自回房歇息了。叶修和周泽楷二人倒是不急,他们在房中就今日的事情交换了看法。叶修说:“今日有几个人的动作像是私藏了那庙里的财宝,估计今天晚上是要出事。”

周泽楷脸色微变。“不能救?”

“不清楚,看情况吧。”叶修仰面向床上倒去,重重呼了口气。他过了很多扇门,见惯了死亡,却也没能泰然面对别人的死亡。

“不早了,睡吧,尽量睡好一点。”叶修道。

是夜,周泽楷本来睡得安稳,可像是察觉到什么,突然清醒过来。他没有睁眼,仍是装着熟睡的样子,靠听觉捕获信息。在门里短短两天,他学会了不少事情。

窗外又是诡异的鸟叫,但离他们所在的房间很远。周泽楷心中暗叹,只能希望被盯上的人机敏一点,逃过一劫。他突然又捕捉到了些许异常的声音,从外面走廊上传来的。像是……刀尖划在地上的声音!

周泽楷悚然一惊。他悄悄推推叶修,叶修瞬间睁开眼,眼神清明,好像没睡着一样。他侧头听了听走廊的动静,眼神微沉。叶修给周泽楷比了个噤声的手势,自己动作轻微的下了床走到门前,没发出一点声音。周泽楷看见他的动作,也坐起了身,眼睛死死盯着门,和门边的叶修。

走廊里的拖曳声顿了,似乎是持刀人停了下来,而那声音离他们不远!周泽楷呼吸一窒,心悬到了嗓子眼。怎么办!前辈就在门口,若是门外人闯进来怎么办!

叶修呼吸也放轻了,面上却没见什么惊慌恐惧的神色。

不一会,门外又响起了刀尖拖曳声,离开他们渐渐进了里面。周泽楷凝神细听,听不见什么了。他方才长出一口气,翻身下了床,三两步跨过来拽住了叶修,脸上挂着掩不住的焦躁。周泽楷把叶修拽到了床边推他坐下,叶修也没什么反抗的意思,顺从地承受着周泽楷的动作。

“危险!要是出事,怎么办!”周泽楷有点生气,此刻回想起来还有点后怕。

“不会,他的目标不是我。”叶修神色放松地回答,“应该是偷拿了银钱的人。我就是去确定一下。”

他安慰地拍拍周泽楷的手臂,“没事,我有分寸。睡吧。”

周泽楷仍是没有释怀,但躺在叶修旁边,很快他就陷入了深眠。





——————
*表示引用原文。

拖拖拉拉这么久,开学前应该更不完了,尽量不坑。

【叶周叶】鸟冢4

  死亡万花筒pa
cp为叶修/周泽楷。斜线无意义。文中叶秋是假名。
故事背景来自小说《鸟冢》,作者黄孝阳。没有任何不尊重原作的意思!如有任何不妥立即删文。



回到房间,周泽楷坐得板正,神情严肃,眼神一瞬不瞬盯着叶修。叶修感觉下一秒周泽楷要说‘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’什么的。

  “小周你不要这么严肃,放轻松,你这样我有点紧张。”叶修试图缓和气氛道。

  周泽楷闻言果然放松了身体,改变了“一块戳在床上的俊秀钢板”样式的坐姿,然后开口道:“说吧。”

叶修思考了一下,说:“我确实不是第一次进门,进这扇门之前就对这扇门的内容有大概的了解。因为我有线索纸条。”说着他从外套口袋里摸出一张被揉得皱皱巴巴的纸,展示给周泽楷看。

纸条上写着鸟冢二字。这让周泽楷回想起了方才老人说的那个地方。周泽楷对叶修伸出手,想看看纸条。叶修把纸条放在周泽楷摊开的手掌上,心中思考着什么是能对周泽楷说的什么不能。

周泽楷颠来倒去地看着那张纸,但上面就两个黑色的字,怎么看也看不出花的。周泽楷唯一能确定的就是,这种纸的纸质不像是普通纸。他把纸条还给叶修,问:“怎么来的?”

“是过上一扇门得到的。过了门会看到一张纸条,写着下一扇门的线索。”叶修回答。

他站起身,走到窗边打开窗子,面对窗点了一支烟,同时很注意地尽量用身体挡出飘散的烟雾。

周泽楷看着叶修的背影,有点想和叶修说其实他真的不介意烟味。
这算是前辈不着痕迹的体贴吧。周泽楷想,然后他突然发现自己没有刚刚那么生气了。仔细想想,叶秋不信任他情有可原。他一个陌生人,在门这种世界里,凭什么能平白无故得到别人的信任。所以叶秋现在愿意告诉他一些事情,对他已经很不错了。

前辈,是个好人。周泽楷注视着叶修的背影想道。

叶修毫无察觉,继续说道:“这个线索是一篇小说,大意是少年因为家境被衙役追杀,在雨天逃到了一个老房子里。老房子里有一尊怪模怪样的菩萨和一个砍柴人。少年拜了拜菩萨,许愿逃过此劫,砍柴人帮助了他,把他藏到了菩萨后面的暗室,自己却被衙役以鸟叫为由残忍杀害。砍柴人死时菩萨的头也掉了下来,滚落出一地金银珠宝,三个衙役因分赃不均自相残杀,最后都死了。

少年临走时承诺来日为菩萨重塑金身。虽然砍柴人临死时要求少年不要怪罪那些鸟,但埋葬砍柴人后少年还是指着鸟说,终有一日拔了你们的舌头。之后他利用这些财宝经商,过的不错。

他后来真的做了一尊纯金菩萨运到山上。搬运的人告诉他,20年前这里的鸟还是会叫的,突然有一天菩萨的头不见了,鸟也不叫了。而且这里的鸟死后都会聚到一个地方,他们管那里叫做鸟冢。当年的少年来到山上,发现砍柴人的墓便是鸟冢。

下山后他做了一个梦,梦到砍柴人像是原来庙中的那个怪模怪样的菩萨。梦中的砍柴人表示,他本是这里的鸟神,可他的舌头被少年拔走了。少年惊讶的说那不过是一句戏言,砍柴人表示,鸟类没有戏言。

少年后来把塑像熔了,按梦中砍柴人的样子重新做了一个塑像。他在老房子住下了,每日对着鸟歌唱轻语。等到他的眉毛垂落到嘴角边,鸟儿们又回复了它们的叫声。”

讲完这个故事后,叶修弹了弹烟灰,转过身问周泽楷:“你对这个故事有什么想法?”

周泽楷摇摇头,没什么头绪。

叶修看起来不意外的样子,叼着烟有点含糊地说:“目前看来山上那座老房子和鸟冢是关键地方,说不定菩萨像也是。我们要找机会去看看。”

周泽楷点点头。两人出了房间来到大厅。

中午,待众人齐聚后,叶修说出了他们打听到的事情,并提议下午上山看看。路贾思考了一下,同意了他,其他人也没什么意见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我怎么还没写到重点。
写得好差……干巴巴的完全描述不出我的脑洞。

【雷安】我们都知道那天的作业是谁写的但我们都不说

学pa。假期很多作业写不完的怨念产物。ooc是我的过。


“喂安迷修,你作业写完了没。”雷狮靠在床架子上低头玩着手机,随口问了一句。

“当!然!没!有!”安迷修正坐在书桌前奋笔疾书着,咬牙切齿地回答道。

“嗤,你不是三好学生么,就这点作业都写不完。”雷狮毫不留情地嘲笑安迷修,手上动作一点没停,头都没抬一下。安迷修听着雷狮手机发出的第一滴血二杀三杀四杀的音效,感觉头更大了。

“你还好意思说啊恶党!这都是怪谁!!”安迷修没好气地反驳,在纸上重重画下受力分析图。

这事还真怪雷狮。本来安迷修在寝室里好好学习,据估计应该很快能写完他的作业。然而雷狮突然回来了。平时这个点他都是在外面和他的狐朋狗友们鬼混的。哦对了,他们还给自己起了个很中二的名字,叫雷狮海盗团。安迷修当时听说了这个名字后无情地对雷狮进行了嘲讽,被雷狮怼说最后的骑士也没好到哪里去,你说是吧双剑的安迷修?最后两人不出所料地打了一架。

雷狮本来是路过宿舍楼回来取点东西,取东西的过程中一不小心,对,一不小心,把安迷修的书架弄倒了。而且,书架是安迷修下午刚刚精心整理过的。

“卧槽雷狮你故意的吧!!”安迷修在听到轰然巨响时以为雷狮摔地上了,刚转头准备嘲笑雷狮,就看到了让他崩溃的一幕:他按顺序整理好的各类参考书教辅书学科笔记凌乱地散落在地上,不分你我地混在了一起。

“这怎么能怪我!它自己倒的好吗!”本来还有点歉意的雷狮被安迷修这么一吼,内心十分不爽,和他对吼起来。

然后两人就打了一架。

地上的书:呵,男人。

天都擦黑了,安迷修也没写成作业,雷狮也沒出成门。两个人大字型瘫在地上,谁也不想动。安迷修枕着自己的资料,伸腿踹了踹雷狮。雷狮已经懒得躲了,只是撩起眼皮扫了他一眼。两人谁也没说话。

又躺了一会,安迷修才爬起来,动手收拾地上的书。雷狮看安迷修起来,也起身了。他本来想走的,但是或许是安迷修背对着他,一言不发收拾满地狼籍的样子有点孤独,雷狮生生止住了自己的步伐。

“要不要帮忙。”一道有点别扭的声音传来,安迷修有点惊讶的抬起头看雷狮。

“怎么,突然良心发现了?”安迷修刺了他一句,雷狮意外的没回嘴,只是蹲下来翻捡着同类的书籍。

安迷修见雷狮真的在帮他整理,内心有点复杂。但他也没有再说什么。开玩笑,眼下有个免费劳力当然要好好利用,要是把他气跑了安迷修就真的得一个人收拾了。

两人难得和谐有爱地做成了一件事情。安迷修看着再度恢复整洁的书架和地面满足地舒了口气。简单收拾过自己后安迷修再次坐到了桌子前。

作业:呵呵男人你终于想起我了我要报复你对我的冷落!

安迷修心里苦,但是没地说。只能抓起笔疯狂赶作业,恨不得化身为双笔的安迷修。

反观雷狮就比较悠闲。收拾好自己后,他雷狮大爷往床架子上一靠开始玩手机。

啊?为什么雷狮不写作业?这就要说到安迷修最愤恨的一点了。安迷修身为五讲四美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标准三好学生,天天好好学习,年级第四。雷狮其人,没有一天的作业是自己写的,上课睡觉玩手机下课惹事生非,年级第三。所以老师也不怎么管他,只要不闹出什么大事,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随他去了。

所以雷狮其实,不交作业。自然他也不写。

约莫是下午和雷狮打架后来又收拾书架,耗费体力过多,安迷修终是抵挡不住困意的侵蚀,趴在桌上睡了过去。雷狮玩着玩着突然听不到笔尖和纸面的摩擦声,终于舍得抬头看安迷修一下。

然后他看到安迷修在台灯下趴着睡着了。少年侧脸的线条被台灯暖融融的光勾画了出来,显得安恬极了。

这家伙,睡着了比醒着的时候顺眼多了。雷狮心想。他走到书桌前,看看安迷修还剩多少作业。

该夸他厉害吗,就剩一张半卷子了。雷狮数着安迷修已完成的作业,和桌面贴着的便利贴上罗列的作业对照着,心里想。

还有一张半卷子……要不要把他叫起来?雷狮打量了一下安迷修的睡颜,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算了,我帮他写了吧。毕竟也算是我搞的事情。雷狮想了想决定下来。

雷狮小心地把安迷修剩下的物理卷子从他胳膊下抽了出来,没有惊动安迷修。然后坐到自己万年不用一次的桌子前开始写卷子。

第二天,安迷修龇牙咧嘴地从桌子上爬起来:“雷狮你都不叫我一下就让我在桌子上睡了一晚上!”话音还未落,他就收声了。雷狮不在。

一大早他去哪啊?安迷修有点疑惑,但也没放在心上。还有一张半物理卷子呢!然后他就看见那本应该未完成的卷子整齐地放在他的左手边 ,答案和过程都写的很详细。

安迷修翻看着卷子,目光接触到飞龙舞凤的字迹时他确信这真不是自己写的。这个字迹是……雷狮!

安迷修难以置信地把卷子颠来倒去左看右看,最终得出一个结论:雷狮真的帮他写完了作业!

看看桌上的闹钟,安迷修顾不得惊讶了,飞快打理好自己,抓起作业冲出了寝室。当他刚刚在班落座时,班主任高跟鞋敲在地上的清脆声音传来。

还好还好,没迟到。安迷修呼了口气,转头问后座难得早来的雷狮:“我的作业……”

他还没问完,班主任就进班了,暴喝一句:“安迷修你说什么呢!!!”安迷修连忙转回了头,只听到了雷狮嗤笑一声。

下课后安迷修本想问问雷狮到底什么情况,奈何雷狮一下课就不见了,安迷修根本抓不到人。

算了,不问了。安迷修看着雷狮空空的座位叹了口气,然后不自觉的挂上了一个微笑。

【叶周叶】鸟冢3

死亡万花筒pa
cp为叶修/周泽楷。斜线无意义。文中叶秋是假名。
故事背景来自小说《鸟冢》,作者黄孝阳。没有任何不尊重原作的意思!如有任何不妥立即删文。
小学生文笔,ooc是我的错






  第二天来到大厅,其他人看叶周二人的眼神都十分惊异。“你们居然没事”几个大字明晃晃的挂在脸上,都不带遮掩的。

  周泽楷内心感到一阵不舒服。这些人都怎么回事?他微微皱起了眉,表情自然也不太友善起来。

  叶修倒是没什么反应,神色如常地和众人打过招呼,拉着周泽楷在饭桌边上坐下。周泽楷正要拿起筷子,却被叶修借着桌子的遮掩按住了手。周泽楷僵了一下,控制住自己想转头看叶修的动作,不着痕迹地把手收了回去。

  叶修的余光瞟见周泽楷的动作,心中感叹他也太上道了吧,同时加强了对周泽楷的警觉。如果这真的是个新人,那他太适合门了。如果不是,叶修想知道他有什么目的。

  感受到周泽楷的僵硬,叶修收回了手。他的视线倒是一直放在对面其他人身上,没往周泽楷那边转过。

  路贾率先开口道:“昨晚睡得还好吗?”虽然没有指名,像是问候大家。但瞧着他的目光,分明是问叶周二人的。其他人识趣地没有插话,他们也在观察着叶周,想看看他们的反应,同时也期望着能得到一点有用的情报。

  “不太好,半夜被一群鸟吓到一回。我说这儿怎么回事啊,一群鸟半夜在窗户边叫。”叶修懒散地靠在椅背上回答,视其他人的视线如无物。周泽楷没有什么反应,坐在一边微低着头,显然一副不想说话的样子。众人见这种情况,视线全集中在了叶修身上,指望他能说出点什么。

  路贾笑笑说:“这就是门里的世界,要习惯。昨天太着急也没有给你们解释,现在我来简单的说一下。”见叶周二人端正了坐姿,摆出一副认真倾听的样子,路贾继续说道:“有些将死之人会得到特殊的机遇,就是门。只要通过十二扇门,就能获得新生。”

叶修闻言小小声吐槽了一句:“感觉真中二。”他的声音很小,只有坐在旁边的周泽楷听到了。周泽楷偏头看了叶修一眼,心里有点同意。

  路贾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动作,仍是继续道:“每扇门都有它的钥匙和通道,找到了钥匙和通道我们就能回去了。但门里的世界非常危险,稍不注意可能就会……”说到这里,他意味深长地眯了眯眼,停顿了一下,才继续说:“死。”

  “哦,是这么回事。那钥匙和通道怎么找啊,我怎么知道哪个是门的钥匙哪个是通道?”叶修发问道。

  “门就是我们进来时的那种门,很特别,不会认错。至于钥匙,需要根据门里的线索寻找。”路贾回答。

  说了和没说一样。周泽楷内心道。

  叶修笑了笑,没有继续追问,转开了话题:“你们怎么都不吃饭,看我干什么?”周泽楷想,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啊。

  结合昨晚他心大的表现,周泽楷觉得他是真不知道。听路贾的说法,门里很危险。前辈这么不靠谱,很可能会出事。通过仅仅一天的相处,叶修已是周泽楷在门里唯一比较亲近的人了,他不希望叶修有事。

  『要多留心,保护好自己和前辈。』周泽楷暗暗下定决心,同时忍不住看了叶修一眼。叶修接受到他的眼神,却没看懂他的意思。

  怎么了这是。
叶修心里想,同时投去一个询问的眼神。周泽楷却已经转了回去。叶修也只好收回自己的视线,浑然不觉周泽楷做了个与他有关的多么重大的决定。

  “对对对,只顾着聊天都忘了。大家快吃饭吧。”路贾忙招呼道。看着他们都动了筷子,叶修这才慢条斯理地抄起筷子,挑挑拣拣地吃了起来。周泽楷瞥见叶修的动作,也开始吃饭。一顿饭就这么各怀心思地过去了。

  吃过饭,路贾提议大家在周围问问有没有什么线索,没人提出异议。一出门,几个人就四下散开了。叶修不紧不慢地和周泽楷闲逛,好像是饭后出来散步一样。周泽楷也没有催促,沉默的跟在叶修身边。两人就这么溜达着到了村外。

  村外靠近后山的地方,围了一群人。叶修拉拉周泽楷,说:“小周,走,我们过去看看。”

  走到人群边缘,叶修看到一个纯金菩萨像,人们围着菩萨像议论纷纷。叶修拍拍他旁边的一个老大爷问:“老大爷,这是在干什么呀?”

  老大爷缓缓转过身,冲叶修扯出一个古怪的微笑,周泽楷从旁看去,那个笑不知为何竟与昨天树上的那只鸟神似!他登时浑身绷紧,露出戒备的神情。

  周泽楷抓住叶修的手腕,把他往自己身后猛地一带。叶修没防备有这么一下,猝不及防被拽动,差点绊到。

  “小周你怎么回事……”叶修刚要说话,看到周泽楷的神情和动作,就把话音咽回了肚里。

  他这是……被保护了?

  向来是他护着别人,周泽楷突然给他整了这么一出,叶修的内心多了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。昨晚跑路的时候也是,现在也是,周泽楷好像一直在试图保护他。目前的周泽楷没表现出有什么企图,却是真的善良。

  『不管他有什么目的,一定要带他过了这扇门。就算是为了报答一下他吧。』叶修对自己说。

  周泽楷没回头,自然不知道叶修在想些什么。他一直死盯着老人,防备着老人的袭击。老人注视着他俩的动作,却只是保持着那个古怪的笑,没有任何进一步的行为。两人就这么僵持着,气氛有些紧张。

  叶修用没被周泽楷抓着的那只手轻轻拍了拍周泽楷,安抚道:“小周,没事。先放开我。”周泽楷听后,回头飞快扫了他一眼,慢慢放松下来,放开了他的手,退到一边。只是眼睛仍盯着老人。老人仍然没有任何反应。

  叶修再次上前,问道:“我们想问问这尊菩萨的事情。”

  老人开了口,声音沙哑:“这是前几天刚运来的,据说要送到山上那个老房子里。”

  “老房子?”叶修适时接话。

  “你们不是被请来搬菩萨的吗,怎么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  “我们当时不在,是后来才来的。”叶修随口胡诌。

  老人没有起疑,继续说道:“不知你们留意了没有,我们这里没有鸟叫声。”周泽楷心说明明就有,还挺吓人。然后突然一惊。

  确实没有。白天还真没听见过。但晚上不仅有,周泽楷还对此有强烈的不安感。所以鸟叫……是这扇门里的线索?周泽楷心中思索。

  叶修好像没有吃惊,神色平淡,继续听老人说。

  “20年前我们这里的鸟还是会叫的,那时山巅上的房子里有一尊菩萨。后来,菩萨的头不见了,鸟就不叫了。我们这里的鸟还有一桩奇怪的事,临死时,会聚集到一个地方,怎么赶也赶不走。我们这里有学问的人把那地方叫鸟冢。*”

  “菩萨的头为什么不见了?为什么?”叶修追问道。老人没有回答。

  叶修见问不出什么了,向周泽楷招招手,示意我们走吧。周泽楷看起来还想知道更多,但架不住叶修已经走出几米远,只好追了上去。

  “不问了?”周泽楷拉住叶修,有点急切的样子。

  叶修说:“也问不出什么了。”看周泽楷有点不甘心,便解释道:“低级门里的这些人就像是NPC,只会回答设定好的话,多了也没有。看来我知道的没错,果然和鸟有关。我们需要上山看看。”

  什么意思?前辈不是新人吗?他怎么知道这么多?而且听他的意思,早就知道鸟有问题?他怎么知道的?

  周泽楷心中升起疑惑,越扩越大,慢慢充斥了整个内心。惊惶的情绪满溢,他几乎要控制不住。

  我还能信任他吗?

  这个问题堵在周泽楷心口,堵得他很不舒服。他的脸色变得不太好看,眼神闪闪烁烁,显然思虑万千。

  叶修打量着周泽楷的神色变化,约莫猜出了他在想什么,也不辩解,只是笑了笑,自顾自地重新向前走去。

  很聪明嘛,稍做提示就能猜到。只是估计之后就没有刚才的待遇了。叶修心里有点遗憾地想,不过,还是要保护他出去的。

    周泽楷喊住他:“等等。”

  “嗯?怎么了?”叶修停下步子,没有回头,心中却莫名有点期待。

  不是,等会,我为什么要期待?反应过来自己在想什么,叶修迅速掐灭了心头的一点点念想。

  “解释。”周泽楷注视着叶修的背影,声音发沉。

  叶修感受到背后几乎要穿透他皮囊的视线,转回身,不闪不避地看回去:“我有这扇门的线索纸条。我先前确实说了谎,但不会害你。现在你可以自行选择要不要相信我。”

  周泽楷注视着叶修的眼睛,那其中一片坦荡清明。

  『我不会害你。』叶修的话盘桓于周泽楷心头,莫名令他安定。被欺骗的恼怒,对未知的恐惧一下子变得模糊,他慢慢冷静下来。

  我有什么值得他图谋的呢?周泽楷想。虽然叶修之前骗了他,但他对此时叶修的话有一种笃定的感觉:他是真心的,他是真的不会害我。

  相信他!

  最后,周泽楷心中下了判决。

  尽管没有任何依据,尽管这个人看起来很不靠谱,尽管被他骗过,可还是想相信他。

  叶修迟迟没有等到周泽楷的回答,但仍站在原地,等待着。他预感,周泽楷会回应他的期待。

  “我信你。但,为什么?”

  终于,他等到了周泽楷的回答。

  叶修不自觉地笑了起来,发自内心。

  果然,你没有让我失望。

  虽然有些不讲道理,虽然不知为何,虽然无礼唐突,我还是想你相信我。

“我们回去说。”叶修说。

“嗯。”周泽楷答应了。

*为从《鸟冢》作者黄孝阳,中的引用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刚刚以为把写好的第三章删掉了差点急哭。好歹写了大半上午。
终于进入主线剧情。

【叶周叶】鸟冢2

死亡万花筒pa
cp为叶修/周泽楷。斜线无意义。文中叶秋是假名。
故事背景来自小说《鸟冢》,作者黄孝阳。没有任何不尊重原作的意思!如有任何不妥立即删文。
小学生文笔,ooc是我的错

“不管怎么说,我们先休息吧。”叶秋说。

  周泽楷点点头,进了卫生间,没有看到身后叶秋的眼神。

  这个叫周泽楷的,真的是新人吗?素质相当好啊。还没发生什么大事,就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劲,非常敏锐。而且乍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,遇到这么一群奇怪的人,没有任何过激反应,冷静过头了。叶秋看着周泽楷的背影,眼神充满探究。

 

  周泽楷做了简单的洗漱后,叶秋也去洗漱了。周泽楷对着房间里仅有的一张床犯了难。叶秋出来时,就看见周泽楷站在床前蹙着眉 ,心下戒备起来。

“怎么了小周,床上有什么吗?”叶秋一边问一边打量着床。没看出来有什么。是他观察力不够?不能啊,他一个刷门如刷本的怎么着也不能比一个新人差吧。虽然不知道是不是新人。更何况他有这扇门的线索纸条,没道理周泽楷能知道的比他多。

  “床,只有一张。”周泽楷认真的思考着晚上要怎么睡,没注意叶秋心里的弯弯绕绕。

  我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,结果就这种问题。叶秋暗暗腹诽道。

“那就一起睡呗。怎么,不乐意?”叶秋摆摆手,真没把这事当个问题。

  “不是,我……”周泽楷生怕叶秋误会,急急忙忙想要解释,可越着急就越说不出。他索性不再指望言语,站在那里盯着叶秋,用眼神传达他要表达的讯息:我不是,我没有。

  “咳,我就是开个玩笑,小周你这实诚孩子怎么还当真了呢。”叶秋被这种湿漉漉的眼神看的莫名有些受不住,别扭的咳了一声,解释道。

 

  还好没被熟识的那群人看到,要不可能会被笑死。不,是一定会。
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叶修也有今天!!』
他已经能猜到那群人会说什么了。
还好没有熟人。叶秋再次暗暗感叹。啊不,是叶修。

 

  像是受不住这种氛围,叶修走到窗边打算关上窗子。目光触及到老朽的窗格,陈旧泛黄的窗纸,叶修眼神变了变。抬头看看,并没有窗帘这种东西,叶修的眼神更深了。

  转回来的时候,叶修的神色已经恢复如常。只是在临睡前嘱咐了周泽楷一句:“好好睡,半夜别起床。”
周泽楷虽然有些不知所谓,但还是答应了。

  深夜,周泽楷突然惊醒。有种危险的感觉。周泽楷闭着眼睛,不敢移动,只能仔细听着外界的声音,想从中得到信息。

  窗外似乎是有鸟。他听到了鸟扑棱棱扇动翅膀的声音。然后,他听见了鸟叫。

就是外面经常听到的那种鸟叫,非常欢快愉悦。但放在这种环境下,周泽楷一点也不愉悦。

  好像停在我们窗口了。听着那鸟叫声愈来愈近,周泽楷想,有更多的鸟汇聚过来了。

  他拍了拍叶修,小声说:“叶……前辈,不太对劲。”叶修迷迷糊糊地半睁开眼,还带着睡意。待他听清鸟叫声,瞬间睁大了眼,眼中睡意一扫而空,一片清明。

  “走走走!”叶修边翻身下床,边催促周泽楷快些。与此同时他的手极快地伸进床边的外套里摸了一把。

  虽然不明白有什么要紧的,但周泽楷还是利索的跟上了叶修的动作。两人匆忙跑出了房间。临走时周泽楷无意回头看了一眼窗户,被吓了一跳:窗外密密麻麻站满了鸟,有的甚至开始啄窗框和窗纸!

  周泽楷一把摔上了房门,加大步伐立刻赶超了叶修。他一把抓住叶修的胳膊带着他跑过了走廊,跑到众人晚间待的大厅。

“不能出去!怎么办!”周泽楷停下了脚步,焦急地看向叶修。说来也怪,这么大动静,没有任何一个人打开门看看发生了什么。

  叶修到了大厅以后,就又恢复了散漫的状态,好像刚刚十万火急催周泽楷的人不是他一样。

  “不用担心,应该安全了。”叶修摸摸裤兜,满意地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。他掏出烟盒,熟练地弹开盖抽出一根烟,左手拿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掏出来的打火机,正要点烟。然后他突然看到了周泽楷的眼神,手上的动作不禁顿了顿。
“怎么,小周你介意啊?”

  周泽楷摇了摇头。他只是觉得这个人心太大了吧居然还有心情抽烟。可能是抽根烟冷静一下?周泽楷心中吐槽。

  虽然周泽楷表示了不介意,叶修还是把烟和打火机收了起来。周泽楷看叶修收回了烟,就转开了自己的视线。被叶修这么一打岔,周泽楷心中的焦躁惊恐淡了下去,整个人平静下来。

“我听着没声儿了,回去看看?”叶修提议。

???这人也太心大了吧?

“可是,鸟……”周泽楷说出了自己的担心。

“走吧,看看去。不然要在这里坐一晚上吗?”叶修安慰性地拍了拍周泽楷的手臂,人已经向房间走去。周泽楷连忙跟上,却暗自警惕起来,防备着有危险出现。

  打开门,却并没见到什么不好的景象,一派和平,只是窗纸上的破洞看着感觉有点寒酸。窗外的鸟都飞走了。

  “睡吧,”叶修招呼周泽楷 ,自己动作麻溜地上了床,“半夜折腾这么一下困死我了。”

“……”周泽楷内心十分复杂,但也上了床闭眼休息了。

一夜无梦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我怎么这么多废话现在还没开始进入主线剧情!感觉我开学前可能更不完。不知道有没有人看还是说一下,叶修不是新人,戏精本精而已。周泽楷是新人。私设小周内心活动丰富。现在叶修对小周还是怀疑阶段,小周倒是没有怀疑什么,只是个人感觉比较敏锐。

好像没人看,那我就放飞自我了。

【叶周叶】鸟冢

死亡万花筒pa
cp为叶修/周泽楷。斜线无意义。文中叶秋是假名。
故事背景来自小说《鸟冢》,作者黄孝阳。没有任何不尊重原作的意思!如有任何不妥立即删文。
小学生文笔,ooc是我的错


周泽楷正在家中浇花。他的面前突然出现了十二扇门。周泽楷放下手中的喷壶,仔细观察着门,门是纯黑色的,没有任何装饰。他试探性的推了一下离自己最近的一扇,然后就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。

  周泽楷发现自己身处在一条小路上,周围是黑压压的树林。向远看去小路似乎通往一个村庄。四下看了看好像也没有别的什么地方了,他顺着小路向着村庄的方向走去。天色将暮,听着林中不知何处传来的野兽奔跑嘶嚎的声音,周泽楷加紧了步伐。他不太想知道天黑以后他一个人走在荒郊野岭会发生什么。

  走了大概有一半路程的时候,周泽楷感觉似乎被什么东西盯着。可能是这路太过偏僻荒凉的缘故。周泽楷心中这么安慰着自己,努力想忽视这种感觉。然而这种感觉却越发强烈。周泽楷的脊背有些发僵,慢慢停下了自己的脚步,身体一点点漫上凉意。

  慢慢转过身子,路上并没有什么东西。周泽楷把目光转向了林中。在靠近路边的一棵树上,有三两只鸟停在枝上,静静地注视着他。鸟就是寻常的模样,但不知是不是光线的缘故,羽毛有些发黄发乌。那些鸟似乎是注意到了周泽楷的视线,与他毫不畏惧地对视着。一只大些的鸟冲着周泽楷慢慢张开了喙,没有任何攻击或示威的意思,那更像是个古怪的笑!周泽楷心中一阵发毛,身体僵硬,眼睛紧紧盯着那只鸟,不敢有多余的动作。

  后边的小路上突然传来一个声音:“哎前面的小哥!等一下!”枝上鸟被这突如其来的喊声惊动,扑棱棱全飞走了。周泽楷心中一松,放松了全身的肌肉,转向了来人。那人已到了周泽楷跟前。周泽楷打量着这人。他看起来还年轻,可能要比自己大个两三岁。面色不太好看,眼下还有些淡淡的阴影,可能是常年处于亚健康状态。

  他指间夹着一支燃到一半的烟,正笑着向他问道:“小哥你好,怎么称呼?你知道这是哪吗?”

  “周泽楷。不知道。”周泽楷简单地回答道。

  男人也没有介意,很自来熟地继续说:“我叫叶秋,瞧着比你大几岁就叫你小周好了。我看前面有个村子,一起去看看?”
 
“好。”周泽楷点点头答应了。这种地方有个人一起走总是好的。
 

  两人在天色愈发阴沉的时候到达了村口。村口站着几个人,却并不交谈,或是盯着某处发呆,或是低头玩手机。只有一个男人向着这条小路的方向张望,像是在等什么人。看到他们,男人招了招手示意他们过来。叶周二人顺从地走过去。

 

男人问道:“你们是新人吧。等你们很久了。进去说。”说着招呼各位进村

 

新人?什么意思?周泽楷心中不解,男人却没有多做解释。看叶秋好像也没有反对的意思,周泽楷只能先压下心中的疑惑跟了过去。

 
 

进了村子,男人和一个村民交谈了几句,那个村民把他们引到了村中最大的木屋前就走了。众人进入木屋围坐成一圈。没有人说话,气氛压抑。

 

“好的,现在大家来介绍一下自己吧,方便称呼。我叫路贾。”最开始和叶周说话的男人率先开口道。众人跟着介绍了自己。然后又是诡异的沉默。
  
 

一个年轻的姑娘见大家都没有什么交谈的意愿,便起身自顾自地选了一个房间走了进去。有她做带头,人们都散了。周泽楷和叶秋还不明白状况,待反应过来时已经就剩一个房间了。

 
“小周,不介意和我住一间吧?”叶秋见状,对着周泽楷问道。

  周泽楷点了点头,感觉好像不对,又摇
了摇头。叶秋被周泽楷的动作逗的笑了起来。周泽楷看到他发笑,俊脸上泛上了些许粉色。

  “好了,进来吧,知道你什么意思了。”叶秋挂着笑走进房间,周泽楷也跟了进去。

  待二人坐定,周泽楷终于问出下午徘徊在心中一直不去的疑问:“新人,是什么?”

  叶秋道:“不知道。明天应该会有人解释的。可能是个穿越游戏什么的?”

  不,不对。今天见到的那些人都对他们的突然到来没有表现出任何疑问,而且他们没有任何新奇或者兴奋感。他们的眼神更像是……恐惧!想到这里,周泽楷心中一惊,瞳孔收缩,回想起一下午的所见所闻,肯定了自己的猜测。

  叶秋见周泽楷没有回应,试探性的叫了他一声:“小周?”

 

周泽楷回过神,说:“不对。感觉不好。”

  “小周你的意思是不是个穿越游戏?你感觉不太好?”叶秋猜测周泽楷话中的意思,询问道。

 

“嗯。”周泽楷点点头,神情有些严肃,“要小心。”

 

被他的严肃感染,叶秋端正了散漫的坐姿,继续问道:“小周你感觉到了什么?”

  “说不好,总之不是好事。”

  叶秋听了,没有回答。过了一会他才对周泽楷说:“你也要小心。”周泽楷点点头。